郭宝崑 国际论坛--圆桌会议


2000年至2002年间,我曾在实践剧场担任驻团导演/演员。郭生离开我们的那一年,我正好也离开了实践,成为自由身剧场工作者。10年后的今天,我自己的剧团"九年剧场"正式成立。这10年来,郭生曾给予我的指导和教诲一直影响着我的艺术创作。不觉中,自己剧团的艺术方向也延续了许多郭生的精神与理念。因此,我将从"九年剧场"的成立谈起,揭示如何以实际行动在10年后的今天,继续与郭生对话的可能性。

我从1994年开始和实践剧场合作,在不同的层面上跟郭生接触。2000年我加入实践成为全职演员/导演,开始跟他有更深入地交流。那一年,剧场训练与研究课程成立。除了向郭生学习演戏和导戏的工作,我跟他谈得最多的其实是演员训练的问题。

在他的戏剧工作里,郭生非常重视演员这个人物。对他来说,演员需要有长期性、定期性、和有系统的训练。剧场训练与研究课程的构思就反映了这一点。2002 年我离开实践,但这个演员训练的问题并没有离开我。这十年来我不停地在探索,关注本地华语剧场演员的状态,也接触了一些训练系统。过去五年,我决定以身试法,选择了以日本铃木忠志导演的演员训练方法进行长期性、定期性、和有系统的训练。今年,九年剧场成立,郭生对演员训练的理念也成为这个剧团中心思想的一部分。


九年剧场简介:九年剧场的中心理念在于重视艺术创作中的累积过程,并通过艺术方向的三方面实现这个信念。这三方面包括了探讨舞台作品的发展和延续性、对有系统,长远和定期性演员训练的关注、以及探索通过分享艺术知识来培养观众的可能性。剧团名字里的“九年”即象征了我们年复一年不断累积、滋长的决心。 九年剧场的舞台作品不限于任何风格和规模。剧团希望创作的是以演员为中心,能够在演出中挑战演员艺术的本质,并对本地华语剧场现状提出质问的作品。


因此,除了舞台作品和与观众做知识分享这两方面以外,九年剧场希望策划有系统的演员训练,为演员提供空间和平台,并开启一股风气:希望演员能重新审视并开始重视自身的训练。

当然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这里说明一下,学习和训练是不同的。你到一个工作坊、学校上了一个星期甚至一整年的课,那叫学习。训练是之后的事,是一门技术或学问的长期性反复练习。当年开办剧场训练与研究课程,郭生曾对我说过,他最关注的是学员毕业之后怎么样?没有了特定环境,他们还会继续训练吗?

环境可以创造,心态却很难培养。训练的方式或内容还是其次,对训练这回事持什么样的态度,这才是重点。但不管怎样,该做的还是得去做。和郭生相处,除了学习他的艺术理念之外,他待人处事的态度,也深深地影响了我。我发现,他做事的最终目的,总是不为自己,只为别人。如今自己成立剧团,我也秉持这样的想法。办剧团不是为了能做自己想做的东西,而是为了让更多人做出更多的东西。这么说好像自己很伟大,但我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。因为我从郭生身上学到的是:剧团的生命建立在人的身上,没有人,就没有剧团。因此为个人荣耀而办的剧团,会随着个人的离去而消失;为众人利益作的剧团,才能做得更好,走得更远。

其实,在实践剧场工作的那两年,我有很多时候不完全同意郭生的看法。但不管我的看法多么幼稚,郭生都会很有耐性地聆听、指正。郭生交给我们的东西很多,之后怎么办,这一直是我们在问的问题。十年后,我明白,身体力行才是跟他继续对话的方法。以实际行动来影响社会,创造环境,这一直是郭生的处事策略。毕竟,他自己的剧团名称就叫着“实践”。


谢燊杰
2012


-------------------


Go back.





© Nine Years Theatre